蒙古帝國征服歐洲,所攜帶的一枚武器,為什麼能夠塑造人類文明

蒙古帝國征服歐洲,所攜帶的一枚武器,為什麼能夠塑造人類文明

《槍炮、病菌與鋼鐵》是賈雷德·戴蒙德發表於上個世紀的一本書,曾經獲得1998年的普利策獎,之後還獲得了英國科普圖書獎。戴蒙德用自己生物學的知識,介紹了病菌對人類歷史的作用。在我人類歷史上,人們經常把那些重要的戰爭,進行濃墨重彩地描寫,但是卻把病菌,尤其是傳染病給低估了,這些傳染病不但不是配角,而且還是歷史當中的一項重要決定因素,從一定程度上,決定了世界的格局以及國家的形態。

為什麼瘟疫總伴隨著戰爭
在我們人類歷史上瘟疫總是伴隨著戰爭。病毒有著自己棲息的地盤,當我們人類在狩獵時代的時候,由於經常遷徙,因此在每個地方逗留的時間不是很長,被感染的幾率也有限。即使隊伍當中有人被感染,也會因為虛弱而趕不上遷徙的隊伍,因此被落下,這就意味著病毒宿主的消失。

當人類人口逐漸增多之後,以前狩獵、游牧這種粗放式的生活已經不能再繼續了,因為提供不了足夠的土地。隨之而來,人類進入了農耕時代,人類有了固定的居所,固定的食物來源,生活條件也逐漸改善了,按道理說是一件好事。但是人類創造新家園的同時,也為病菌提供了溫床,特別是灌溉農田時候,那些溫暖潮濕的環境,是那些病菌天然繁殖的場所。

在通常條件下,這些農耕文明之間是很少流動的,因此像鼠疫一類的疾病只會在特定區域內傳播,而且傳播的範圍也有限。而且各文明之間由於山川河流的阻隔,形成了相對封閉的病毒圈。古代商貿活動,來往的人數以及規模都相對較小,因此對疾病的傳播也非常有限。

在公元200年左右,歐亞大陸的地中海地區、印度以及中國相繼都出現了天花、麻疹等傳染病,在這之後的100多年的時間裡,人口大規模下降,直到公元9世紀,整個歐亞大陸的人口才逐漸穩定下來。由於傳播過程中,時間跨度長,因此沒有像歐洲中世紀黑死病那樣,帶來巨大的衝擊。

對病毒傳播影響最大的是戰爭,戰爭伴隨著軍隊與商人的大規模轉移,成為這些疾病的快速通道。戰爭意味著大規模的人口流動,不同地區的人,相互接觸,疾病的傳染幾率也會增加。即使戰爭結束,大批難民返鄉,也會成為這些病毒的傳染途徑。

在人類歷史上,有記錄的大規模瘟疫都是由戰爭所引起的。比如14世紀的黑死病,也就是鼠疫。它最早的病源地是喜馬拉雅山脈地區,蒙古人在入侵雲南緬甸等地區的時候,帶走了黃金與財寶的同時,也帶走了沾染鼠疫的跳蚤與老鼠。這些病毒隨著戰利品一起帶回了蒙古大草原,在接下來的時間裡,鼠疫成為這些游牧民族的噩夢。

當時的牧民對土撥鼠產生了各種神秘的傳說,比如不能射殺土撥鼠,它們是上天之神;如果土撥鼠進入帳篷,那麼就要搬家;如果在行走的路上有土撥鼠擋路,要繞開行走等。所以當這些蒙古騎兵開始進入歐洲大陸的時候,他們約等於帶著生化武器。

1346年,蒙古大軍圍攻了克里米亞地區的加法,鼠疫幾乎摧毀了整座城市,這些病毒沿著地中海的商貿路徑,傳遍了整個歐洲。再加上小冰期,氣候惡化,糧食減產,導致歐洲黑死病全面爆發,幾乎有1/4的歐洲人在這場瘟疫當中死去。其中城市當中的死亡率達到70%,在擁擠的城市中,老鼠成為病毒運輸工具,穿梭於城市中的每個角落。城市當中人們把黑色的貓當作巫師的同伴,進行大肆的捕殺,結果無濟於事。

同時黑死病的大面積傳播,對整個歐洲社會產生了巨大影響。由於人口的大面積減少,勞動力成為稀缺資源,因此這些農民要求更高的待遇,這也間接促使了工業化的發展。同時處在底層的農民藉機向貴族領主要求更多的權力,從而也動搖了封建領主人身依附關係,間接加速了封建制度的瓦解。

而且黑死病也為歐洲的啟蒙思想奠定了基礎,人們發現那些天主教教士和普通人一樣死去,甚至那些擁有財富的貴族,比鄉村當中普通百姓有更高的死亡率。當時主要治療手段是放血療法,不同的病症對應著不同的放血療法,病症越嚴重,所放的血越多,而當時農民是不具備這種醫療條件的,結果因禍得福。

那些生活在城堡中的貴族、修道士,密閉的空間也不利於病情的改善,因此擁有了更高的死亡率。這種巨大的反差,天主教給不出任何合理的解釋,因此天主教逐漸失去了公信力。沒有思想禁錮的歐洲人,開始有了自由思想的啟蒙,為後來的文藝復興奠定了基礎。
瘟疫對美洲大陸的影響
關於病毒的歷史作用,還有個令人生畏的例子,隨著哥倫布在大航海時代發現了新大陸,其實歐洲人對印第安人武力的征服,遠不如病菌來的可怕。

此前,阿茲特克帝國總人口是2200萬,然而,到了16世紀末,人口只剩下不到200萬。隨後,這場瘟疫在美洲流行了近一個世紀,先後抵達印加帝國、巴西、北美東北海岸和加拿大的安大略地區。在已經產生抗體的歐洲人中死亡率不到10%的天花,在美洲原住民也就是印第安人中造成的死亡率超過90%。

為什麼歐洲人能給印第安人帶來病毒,而印第安人卻不能用病毒對抗歐洲人呢?這種情況不僅發生在美洲,在非洲、大洋洲等地區,都出現了這種非對稱的情況,這裡絕不是上帝的眷顧。

這些病毒主要來源於動物,比如我們熟悉的艾滋病,是來自於非洲的野生猴子,黑死病起源於和我們朝夕相處的老鼠,天花等傳染病來自於我們養殖的禽類。也就是說我們馴化的動物越多,規模越大,我們被感染的幾率也就越高,產生抗體的幾率也就越大。

歐亞大陸馴化的動物最多,牛、馬、羊、駱駝等,都是在歐亞大陸上馴化的,非洲會少一些,像貓、驢以及珍珠雞等都是在非洲大陸馴化的,而美洲馴化的動物最少,由於沒有相應抗體,所以當這些歐洲人來到美洲大陸的時候,所攜帶的病毒能夠殺死90%以上的美洲人。

瘟疫對中國歷史的影響
中國最早的兩次人口大遷移分別是西晉末年的永嘉之亂,還有唐朝的安史之亂,都是因為戰亂的原因,被迫遷移到南方的。如果我們從地理環境來看,長江流域相比於黃河流域,擁有更多的水資源,更充沛的陽光,更適合農作物生長。但是從先秦到到五代十國,這1000多年時間裡,我們的祖先卻固守在黃河流域,沒有向南發展。

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病毒,南方天氣潮濕,病毒可以在一年四季肆意繁殖,而北方因為寒冷的天氣,殺死了大部分的病菌,因此當這些北方人來到南方的時候,抵抗不了如登革熱、瘧疾等疾病。正是因為有這些病毒的影響,向南遷徙的進程就十分緩慢,直到南宋時期,長江流域人口才逐漸增多。

同時瘟疫等這種傳染病,讓中醫認為,人身體的病主要來自於氣,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中記載:「六氣分治。」分別是風、熱、濕、火、燥、寒,六種氣,同時和天氣有強烈的相關性,也就是說氣是致病的原因,而且氣是病原的載體,同時也是治病、防病的要素。

而且瘴氣觀念背後有強烈的地域歧視,有強烈的主流文化圈與非主流文化圈的衝突。其實這些都是源於古代人們對於瘟疫的恐懼,隨著南方的開發和南北方文化交流加深,嶺南的真實面貌逐漸被人們所知,直至近現代嶺南文化才融入主流文化圈、地域觀念才發生根本性改變。

瘟疫不僅僅影響到地域文化,還影響到了宗教習慣,比如我們某些宗教禁止使用豬肉,在古代,養殖條件不像今天,豬的飲食的非常複雜,經常吃一些腐爛的屍體、糞便等,這種不幹凈的食物經常會攜帶病毒,因此感染到人類。古代禁食豬肉的宗教習俗,本質是建立在對疾病的恐懼之上,它可以減少病從口入的幾率。

在我們的歷史長河當中,瘟疫,被我們低估了,它非但不是歷史的配角,而且還是歷史進程的主要因素,影響到世界格局,國家的形態,甚至是區域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