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最小瓊瑤女郎:不曾消費童星的名氣,也不曾沉緬於昔日的輝煌

那個最小瓊瑤女郎:不曾消費童星的名氣,也不曾沉緬於昔日的輝煌

01
這幾天,金銘唱《婉君》的視頻在網上熱傳。
「婉君」「小草」「小雨點」,多少人的回憶殺。

1989年,瓊瑤劇《婉君》劇組去北京選演員。
由於拍攝地在北京,瓊瑤要求所有小演員都從大陸選。
劇組每天往返於各大少兒藝術團和少年宮,中央電視台也推薦了有表演經驗的小女孩,但沒有一個人能入瓊瑤和導演劉立立的「法眼」。
9歲的金銘也參加了面試。
小朋友們載歌載舞,金銘圍觀鼓掌。

沒想到,這個「為別人鼓掌」的小女孩,卻讓劉立立吃了定心丸,他當即對同事們說:

「小婉君來了,可以開機了。」

第二天,瓊瑤親自去給她試鏡,金銘做了幾個表情就過關了:

「第二天我還沒起床呢,車就停在我家門口拉著去試鏡。鏡頭推到了我的眼前,整個鏡頭裡面只有我的一雙眼睛,他們試完了之後特滿意。」
就這樣,金銘成了「小婉君」。

瓊瑤選演員的三個硬性條件人盡皆知:美麗、能演、會哭。
而金銘「超標」了。

「一個女孩名叫婉君 她的故事耐人追尋,

小小新娘緣定三生 恍然一夢千古傷心……」
面如皓月、眼似繁星,金銘的「小婉君」一出現,轟動全場,驚為天人。

金銘很有表演天分。
拍哭戲的時候,她就想家中無人照顧的小兔子,淚水簌簌而下,基本都是一條過。
淚汪汪的小眼神。

奪眶而出的珍珠淚。

她飾演的角色,一舉一動,一笑一顰,都牽動人心。

02

《婉君》第一集在台灣播出後,收視率達40%,金銘成了瓊瑤的「御用小瓊女郎」,是童年女主的不二人選。
緊接著,她出演了《雪珂》中的「小雨點」和《青青河邊草》中的「小草」。
兩部戲中,劉雪華都飾演她的母親。

在「眼淚皇后」劉雪華的「真傳」下,她不是一味咧嘴大哭,而是有層次有內涵地表達感情。
眼神中的擔憂錯愕,淋漓盡現。

鼓起腮幫生悶氣,俏麗可人。

單純純粹的憨笑,我見猶憐。

她的表演自然流暢,入木三分,毫無刻意痕迹。
傷心深處,淚飛頓作傾盆雨。

漫漫長夜,默默無語兩眼淚。

後來,她又在《梅花烙》里演了小白吟霜(陳德容飾演成年白吟霜)。
雖然戲份不多,但依然令人印象深刻。

94版的《倚天屠龍記》(就是周海媚那版)里,她飾演童年周芷若。

1995年,她和當時紅遍亞洲的酒井法子合作了《我愛美人魚》。
此時她已經15歲,嬌憨萌態褪去,青春少女模樣凸顯。

當年的金銘有多受歡迎?
准媽媽將她的海報掛在床頭,想生一個「像小婉君一樣漂亮可愛的寶寶」。
電視劇同名歌唱專輯熱銷,接到無數觀眾來信和電話,直接稱呼她「小婉君、小雨點、小草」。

多年後金銘的新書發布會上,馬景濤激動地抱起30多歲的「閨女」大喊:

「我最愛的金銘!」

連撒貝南都說自己從小暗戀金銘,14歲就對爸媽說長大了要娶金銘。

用現在的話說,她就是第一代紅遍兩岸三地的「國民閨女」,人氣毫不遜於當今的關曉彤、張子楓。

(當時的雜誌都用巨幅版面報道她)

03
瓊瑤公開表示「等著她長大」的女演員只有兩個:一個是陳德容,另一個是金銘。
《還珠格格》中的紫薇,原是為金銘量身定製的人物。
而金銘上高中後告別熒屏、專心讀書,當「紫薇」找上門來的時候,她拒絕了。
在外界看來,她是激流勇退;
而她自己,只想從「半工半讀」轉為「脫產念書」。
當年紅透半邊天時,金銘的媽媽向瓊瑤提的唯一的條件,就是允許老師跟組輔導,和普通學生的學習進度保持一致。
如果不能回校考試,就在劇組考。
所以金銘一直沒有脫離學業。

高考時,金銘放棄了報送藝術院校的機會,選擇報考北大,而且只有「北大國際關係學院」一個志願。
母親擔心她破釜沉舟一場空,還專門詢問過陳道明的意見。

而金銘有自己的主見:

「其實選北大,我並沒有多大的把握,就想給自己一個機會。想試試,除了演戲外,我還能不能做點別的,學點別的。可能錯過這個機會,以後就不會再有了。」

畢業後,金銘沒有成為外交官,而是去了煤礦文工團,偶爾拍戲主持節目。
演過《天龍八部》中的天山童姥。

《紫檀王》中的玉珠。

接手李湘,策劃主持《辣媽學院》。

星途,並沒有再次開掛,也未重現小婉君的輝煌。

甚至,還因為「落差」上過幾次熱搜。

「小婉君低調現身機場,星光黯淡無人識」;

「金銘可愛不再,身材發福變大嬸」;

「煙熏妝雷人,童星風采蕩然無存」。

有人感慨「昔日最美童星,如今泯然路人」。

04

金銘自己,並沒有「傷仲永」的困擾。

對「轉型失敗說」,她坦言,自己壓根不存在轉型,只是一以貫之的成長:

「大家把我的時間段割裂開來:童星、念書、回歸、轉型,但實際你們沒有貫穿成一條線,你們不知道我怎麼長大的。」

葉璇曾問她,名校高學歷再回到演藝圈,會不會格格不入。
金銘覺得世間知識融會貫通自成體系,不僅能幫她演出層次感,還會收穫意外的驚喜。
她舉了一個例子:
大學時選修過法醫,她學到了面對兩具同等身高的人體骨架如何分辨男女。
後來拍戲時看到人體骨架道具時,她準確指出了紕漏,專業程度令道具師甘拜下風。

對於「曾經風光無限,如今星途暗淡」,她看得非常客觀透徹。
她說,當年的「一石激起千層浪」,不過是「踩到點兒上了」:
一是本真匹配人物屬性,令人印象深刻;
二是角色討巧,甚至蓋掉主角的光芒。

如今不溫不火的狀態,她坦然,如果她是製片人,也不會冒險啟用自己:

「所有人的記憶停留在我斷檔之前,別人依然認為我只能演之前的角色,事實上我也沒有演過女主角。

你不會輕易冒險去把一個相對而言比較有戲份的、突破性的一個角色給到一個有風險的演員身上。」

05

金銘是理性的、成熟的、自洽的。
這一點,讓我感慨又欽佩。
她對自己有無比清醒的認知。
這份認知,讓她不曾迷失,沒有陷入「今非昔比」的痛苦,也沒有掉進「用力過猛」的深坑。
她深知,比昔日光環更重要的,是內在的成長。
她知道自己要什麼,並且,去實現它。
長大後的金銘,沒有成為"優質偶像",但她成為了自己想成為的人——
北大畢業,掌握多國語言;慰問在一線礦工,認定自己就是「簡單樸實的文藝工作者」;演配角,樂觀敬業,敬畏每一個角色。

按照某些標準來看,金銘的星途確實「黯淡」了。
但她的人生不曾黯淡。
如今,距離當年參選「婉君」,已經過去了30年。
39歲的金銘,不曾消費童星的名氣,也不曾沉緬於昔日的輝煌。
她是真實的,動態的,變化的,成長的。
一如她坦然說出的那樣:
「所有的一切對於我而言,在我自己的邏輯體系裡面,都是順理成章的。」
當年「婉君」無可替代。
而如今的金銘,更值得祝福。
同樣祝福的,還有與「小婉君」一起走向中年的我們。